周杰:温润的力量

作者:南方医院  2014-11-14 11:18
[摘要]记南方医院肝胆外科主任周杰教授

                                                    (一)

    曾经在某报纸上有这样一幅漫画:一个手术间,门上写着“今天做肝移植”,然后门缝里不断地有血汹涌流出——这就是肝移植手术给人们的一个传统印象。确实,由于人体肝脏血运丰富,而往往很多需要做移植手术的病人都是终末期,肝功能严重损害,凝血功能差,这样,术中往往出血很多,难以控制。再加之其复杂、精密的手术难度、强烈的排斥反应,高发的并发症,肝移植手术领域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让很多肝病外科专家望而却步。

    2003年,为攻克肝脏外科的这一顶尖高峰,上任伊始的周杰主任带领着南方医院肝胆外科开始了艰难的肝移植探索之旅。

    2004年8月,一切准备就绪,有着多年肝胆外科复杂手术经验的周杰主任成功开展第一例肝移植,手术从下午2点开始,晚上11点多结束,术中输血3600ml,初战告捷,这让他信心大增。

    同年,第2例,输血1600ml;第3例,输血1200ml,就这样,做到第6例的时候,他就无意间放了一个“卫星”——成功完成一例“零输血”肝移植了。

    就这样,在医院转制后的第一年,他就成功做了10例,第二年30多例,第三年50多例……肝胆外科因此也在2007年成为广东省经国家卫生部批准的第一批肝脏移植准入单位,至今,南方医院肝胆外科仍是广东省仅有的拥有“国家级资质”的两家肝脏移植准入单位之一。

    经常在外出开会的途中,周杰主任会接到电话“有肝了!”,这个时候,无论何时何地,唯一的决定就是往回赶。从外省、从机场,甚至从会场。

    “还有什么比拯救病人生命更重要的事情呢!只有人等肝,没有肝等人。”

    为此,他经常是连台手术,有时候是3—4台手术连着做,最长连续站手术台时间从当天中午12点开始,一直到第二天凌晨的7点多钟。

经常地,他手术回家的时候,经过单位食堂,会看到很多人拿着饭盒从家里出来打早餐了。

回家洗漱时,盥洗间镜中的他脸色蜡黄蜡黄,像黄疸病人一样可怕,眼睛血红,感觉一夜之间就憔悴苍老了很多,不忍目视。躺上床后觉得整个人像棉絮一样轻飘、分散,好像找不到重心,他清楚,这是极度疲劳后的感觉。正恍惚之间,电话又响了,“××床的肝源确定了!下午到!”赶紧,赶紧睡,下午还得精神百倍地投入战斗呢。

相当艰苦的奋斗初期,周杰的心中却充满了战斗的激情,“想想以前那些曾被医院宣告无法救治的肝癌肝硬化病人,那些卧床多年在绝望中度日的病人,能用这种根治的办法,挽救他们的生命,让他们重新站起来,走出去,当老板的继续当老板,当演员的继续当演员,有的还怀孕做了妈妈,生出了健康的孩子,这对于一名医生来说,是多么具有成就感的事情!也是最好的回报!”

不仅是他,科里每一位医护人员都全身心投入了这段奋斗篇章。科里当时的一位住院医师,最多曾经管过22个病人,其中8个是肝移植病人,连续7天,他每天的睡眠时间都不到4个小时。

可是,没有一个人叫苦,他们都说,能看到本无法治疗的病人一个个康复出院,有了这样的回报,再辛苦也是值得的。

2010年7月6日,南方医院首例活体肝移植病例获得成功。作为肝脏外科的顶尖高峰,肝移植技术当时早就在肝胆外科熟练开展了。而活体肝移植则是肝移植之尖,拿下了这个制高点,科室的肝移植技术又一次得到了质的飞跃。

其实,自2003年起,在周杰的带领下,南方医院肝胆外科从技术上来说,就已经突破了很多质的飞跃,从肝移植到活体肝移植,到胰十二指肠切除术,再到肝脏外科的最后一个“禁区”——尾状叶,无不一一突破,并已能在全科熟练开展。

尾状叶在肝门的后面,下腔静脉的前面,有着无数的小血管层层缠绕,这些小血管直接连通着人体最大的静脉――下腔静脉。手术过程中,这些小血管一旦遭到破坏,就会出血,一旦出血,就有生命危险。面对很多肝脏外科医生都不愿意触碰的这样一个“禁区”,在熟练开展背驮式肝移植技术的基础上,周杰把肝移植技术应用到这一特殊的常规手术中,把肝脏从整个腔静脉上完全游离起来,将所有的小血管全部结扎掉,再去处理这个尾状叶,顺理成章,驾轻就熟。

现在周杰主任依然经常做连台手术,上午8点开始,先做一个腹腔镜手术,再接台做一个胰十二指肠切除术,两台下来才下午3点钟,这在以前看来简直是不可思议的。

2009年,作为全国仅有的两名受邀年轻肝胆外科专家代表之一,北京301医院请周杰主任为一位国家领导人会诊,与许多知名院士、专家共同商讨救治方案。这也是在南方医院的历史上,肝胆外科首次获解放军总医院这种最高级学府的会诊邀请。

2011年3月25日,北京长城饭店,我国著名肝胆外科专家黄志强院士90诞辰庆贺活动暨大型全国消化外科与全军肝胆外科学术会议在这里隆重举行,多位国家领导人受邀出席,来自全国的500余名专家学者参加了会议。周杰主任也受到了隆重邀请——不仅作为重要嘉宾出席,而且,还特邀作为大会发言的4位专家之一,这让已不是军人,也不是黄老弟子的周杰教授感到诧异和荣幸。台下坐着多位国家领导人,以及全国各地的肝胆外科专家代表,周杰主任不负重望,大气的风范,拿捏到位的分寸,巧妙的角度,以及精彩的演讲艺术,博得了满堂喝彩和无比热烈的掌声。

 

      (二)

周杰主任的优雅、睿智所综合形成的人格魅力不仅在很多重要公开场合大放异彩,在日常工作与生活中也让跟他接触过的人都感觉到舒服和放松,尤其是他的病人及家属们。

肝胆外科的示教室的整整两面墙壁,被密密麻麻、层层叠叠的锦旗所完全掩盖,听说还有很多实在没地方挂,收起来了。这在风险巨大、依然充满了挑战性的肝胆外科来说,相当难得。

这么和谐的病患关系源于何处?是周杰主任,用多年的身体力行、言传身教告诉科里的医护人员:沟通是最好的桥梁。

而且他认为,沟通的艺术很多时候就是倾听的艺术,所谓的“耳聪”,也就是倾听的意思,

“如果你希望成为一个善于沟通的人,那就先做一个致意倾听的人。对别人述说自己,这是一种天性;因此,认真对待别人向你述说的他自己的事,这是一种教养。”

“病人由于专业知识有限,可能他的叙述是杂乱无章的,甚至非正确的,但你还是必须地耐心认真地倾听,这个很重要,你只有认真地倾听了,才能在最短时间内取得病人的信任。”

“不要认为自己是专家,是医生,就对病人非专业的叙述不屑一顾。坐下来听,适时、适当的引导,在信任基础上产生理解,在理解的基础上产生更好的信任,这对于病人的治疗是大有裨益的。”

不仅非常注意与病人的交谈方式,周杰主任还很慎重与病人的交谈场合。

“医生天天看诊断报告,难免会习以为常。可病人不是这样想的,同样是肿瘤,良性和恶性可能会造成他们命运截然不同的安排,所以,病理报告对于他们来说太重要了。”所以,他每次都非常慎重,会邀请所有能来的家属到他的办公室,郑重地告诉他们病理结果并加以分析,推心置腹地详尽沟通。

术前,与家属详尽沟通治疗方案的利与弊;术后,第一时间在手术室门口将切下来的标本给家属看,并告知手术情况。病人家属此刻的焦急心理,周主任深能理解,这些对于他来说,都是必须的。

周杰主任的办公室墙壁上,肝胆外科教授、医生办公室的墙壁上都张贴着两张解剖图,咋一看,没啥特别,细看之下,才发现解剖图上很多部位被磨得有些模糊残缺了。细问之下才得知,这是被周杰主任、科里的教授、医生们以及病人家属的手指磨光的。

为了让病人及家属对于病情得到更形象的理解认识,主任和科里医生一般都会对着解剖图进行非常详细的讲解,手指会不停地触碰到解剖图的某些部位,久而久之,就模糊了,甚至被磨掉了。手指磨掉的是痕迹,但这些形象的知识却深深印在了病人和家属的脑海里。

周杰主任的助手崔忠林医生,曾经接待过一位病人的8位家属,每位家属都问的是相同的问题:“这到底是不是癌?这个是癌吗?”一共问了10多遍。没关系的,问多少遍,就回答多少遍。由于深受周杰主任的耳濡目染,科里年轻的医生们都练就了不厌其烦的本领。

“磨刀不误砍柴工砍柴工。为了让他们了解病情,无论多少遍,无论多长时间,都是值得的,理解、信任、配合,对于病人的治疗来说太重要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肝胆外科的病人及家属对于医生的信任达到了一种让人欣慰的程度。

一位地级市长的夫人,要做胰腺切除手术,科里医生花了50分钟,画了3张图,跟他们解释清楚就病情,告知他们切除手术的风险性。家属们都理解了详细情况,决定采取保守治疗,不切了。当时所有家属都在场,只有一个儿子没到场,他最后赶来后得知母亲不做切除术了,暴跳如雷。“这么大一个医院,连这个都切不下来!”在他拒绝与医生沟通的情况下,所有的其他家属都帮助医生与他沟通,平息了他的怒火。后来他拿着诊断结果到好几家别的医院咨询,专家们的意见都是一致的。他就彻底没想法了,还特意赶到医院致歉并道谢。

一位60多岁的老太太,得了胆囊炎,并不严重,每周都会在周杰主任的门诊出现,这样连续三个礼拜。周杰主任觉得有些奇怪,但并没多想,觉得老人可能是担心自己的身体,每次都热情接待了老人家。就在第四次门诊的时候,她说:“周教授,我看你今天门诊人不是太多,想耽误你点时间和你聊聊。”周主任以为她是想咨询病情,就亲切地说:“老人家,没关系,您想了解什么情况都可以问我,我一定详细告诉您。”后来,才得知,老太太并不是想和他聊关于病情的事情,而是一个埋藏在她心里数十年的关于儿子的身世问题,她一直纠结于是否将真实情况告诉儿子,见到周杰主任如此和蔼可亲,平易近人,产生了一种巨大的信任感和强烈的倾诉欲望,这是一种多么难得的信任。

“病人其实都是很信任医生的,有些病人甚至可以比信任家人更信任医生,还有什么比性命所托更高的信任呢!所有的医生都应该要对得起这种信任啊!”

(三)

肝胆外科的病房走廊很是别致,除了健康宣教的内容,有一条专门的走廊是用来展览科室医护人员的摄影和书画作品的。有山水、花鸟、人物,有工笔、水彩,恍惚间,还以为到了某个艺术长廊。

肝胆外科每年都会做一次挂历,有些是大家的摄影作品,有些是科室成员外出集体活动的合影留念,小小的一本挂历,驱散的是疲劳。留下的是其乐融融和永恒的笑脸。

懂得爱生活,才能更爱工作。

2006年早上9点钟,医院兄弟科室的一位病人由于门静脉破裂导致大出血,急诊上台手术,11:40,周杰主任过去会诊,发现病人病情极其复杂和凶险,很有可能救不过来,为保证病人生命安全,周杰主任打电话回到科里:“请科里所有能过来的教授都过来帮忙。”这个时候已经是中午下班时间了,但电话后不到10分钟,科里所有的教授都赶到手术室帮忙。有的是刚下班,有的是刚下课,有的是已经快到家了,有的则是从饭堂的饭桌上往回赶。其实并不需要这么多专家都上台,但他们都在旁边静静守着,随时准备出一份力。在众多医护人员的齐心协力下,病人病情转危为安,成功地被挽救了生命。

肝胆外科病人的特点是大手术多,引流管多,高龄病人多,并发症多,因此,不仅在专业技术上考验了医生的水平,在围手术期的护理上,也给护士门带来了极大的挑战。

肝胆外科的病人90%以上都要用到引流管,有的病人身上可能有5—6条引流管,作用各个不同,保持畅通,不能脱落,随时观察。一旦发现情况,必须得及时处理。不仅如此,肝移植病人服用抗排斥药物有着特别精准的限定时间,这些护士都时刻要挂在心上,一遍一遍地宣教和一遍一遍地提醒。连服药用的液体,也很有讲究,因为不用液体对药物的吸收和影响是不一样的。

科里有时聚餐,医生等护士门下班,就在医院对面,一等就等到晚上8点钟,还来不了,手头总有干不完的活,最后只能给她们将晚餐打包带回来。

在如此繁杂和高压的护理工作下,肝胆外科的23名护士在护士长张思云带领下,干得热火朝天,不亦乐乎。

每年医院的文艺活动,科里的姑娘们也是不甘落后的。护士长心疼她们平时就够累的,不忍心再给她们增添负担,她们都是主动报名,挤出少得可怜的业余时间排练。有一次演出时,突然遭遇音响故障,她们没有冷场,也没有泄气,大家齐声喊着拍子,依然非常认真投入地将舞蹈跳完,场下观众为之震撼,给予了雷鸣般的掌声。

“我们主任平时很少批评人,特别是在公开场合,无论是医生还是护士,都很少见到他生气的样子。”

“那你们还会怕他吗?”

“不是怕,是敬畏,是不好意思。我们都见惯了他和蔼可亲的样子,所以,一旦事情做得不够好,他轻轻点一下,或者脸色稍微沉一沉,大家都会觉得不得了了,这个事情肯定是无比严重了,会无比地懊悔和自责。”

“他平时这么尊重我们。我们必须应该给予他更大的尊重。”

采访印象:

走进周杰主任的办公室,他从办公桌后走出来热情地与我们握手,手掌温暖有力。采访中他的手机一直没响,觉得有点奇怪,事后才得知,为尊重我们的采访,他早就关成静音了。即便是这样,我们的采访还是被不断来访的病人及家属或者科里的工作人员打断,他只得起身处理,并一再向我们致歉。

年逾不惑的周杰教授身体有点发福,特别是戒烟以后,这让一向风度翩翩,比较注意公众形象的他有点烦恼。

但他却不敢节食。外科医生对体力要求的强度非常大,他现在仍然经常连台手术,怕节食会影响体力和状态。

他曾经非常喜爱球类运动,但现在也不敢轻易尝试了。作为一名外科医生,规律的运动简直是一种奢望。偶尔的球类剧烈运动后,第二天手术时,手肯定会抖,这也是他不能容许的。

他曾想到游泳来健身和减肥,可是校内游泳馆开放时间和上班时间是一样的,外面的又太远,他舍不得将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路上。

于是,退而再求其次,他选择了快走的运动方式,这在他看来,是唯一不影响第二天手术状态的运动方式了。

他有着一双白皙、干净、修长的手,充满了书卷味儿和文艺气质。然而,就是这样一双手,为了在做手术时感觉针尖的力度对病人是否恰到好处,无数次被自己或助手刺破。众所周知,肝病是通过血液传播的,他无数次地被乙肝阳性、大三阳,甚至丙肝病人的针都扎过。身边的人担心他被传染,他为了安慰大家,就拿个碘酒烧一烧,说没事了。其实,已经扎进血管了,烧也不管用的。

他的办公桌显眼的地方放着一本大红的荣誉证书,那是今年护士节科里全体护士给他颁发了一项特殊的荣誉证书——“最受欢迎的科主任终身荣誉成就大奖”,23名护士的手指印组成的美丽心形图案镶嵌在证书内页上,旁边还有一瓶精致的手工折叠的千纸鹤,也是护士集体送的,感觉分外温馨。周杰教授饱含深情地告诉我们,这是他多年来收到的最珍贵的礼物。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一扫”分享


  南方医院肝胆外科是国家批准的博士授权点,是华南地区高水平的集临床、科研、教学于一身的科室。病房配备有先进的监护设备..[详细]

交通指引

南方医院公交站

32 47 56 179 219 232 241 296 833 836 862 862B 126 136 502 503 509 804 804A 804B 夜14 夜24 夜47 公交车到南方医院站下;或者选择560公交车到“157医院站”下,向前走200米。

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0028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