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科技报】南方医院漆松涛:脑神经外科手术,犹如在钢丝上行走

作者:南方医院  2014-11-13 22:11
[摘要]【广东科技报】南方医院漆松涛:脑神经外科手术,犹如在钢丝上行走

 


  当记者按约定时间如期而至时,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副院长兼神经外科主任、丁颖科技奖获得者漆松涛教授正为博士生讲解论文。


  “你是去年7月份投稿,现在大半年过去了,论文中提及到的数据有没有发生变化?你这句话的表述方式容易让人产生误解……”在他带着认真、严谨,甚至严厉的语气下,学生回答起来都不流利了。可当学生离开后,漆松涛告诉记者:“这孩子很优秀,已经博士毕业了。刚和他讨论的文章,是他准备发表在顶尖杂志《分子癌症》上的论文。”一脸赞赏的语气。


  “越是能成大事的人,越要严格要求之。” 谈起对学生的严格,漆松涛如是解释道。不仅对学生,他连对自己都非常严格。他说,脑神经外科手术,犹如在钢丝上行走。稍有不慎,病人就会付出生命。每个人的生命都是最宝贵的,经不起丝毫马虎与懈怠,每一步都要如履薄冰。


  改变颅咽管瘤难以根治的治疗观念


  2011年某天,一期国际神经外科权威杂志《Neurosurgery》的封面文章是来自太平洋遥远的彼岸——中国。中国神经外科领域的科学家漆松涛及他所领导的团队,提出了一种全新的颅咽管瘤分型。


  颅咽管瘤是一种生长缓慢的、有明显包膜的原发良性肿瘤。但是面对这样一个良性肿瘤,外科医师在切除时却遇到难以克服的屏障。肿瘤多点起源、生长方式多样,与垂体柄、垂体、三脑室底等重要结构间的关系变化多端,让外科医师投鼠忌器,导致姑息性手术成为主流。垂体柄和下丘脑是掌管人类内分泌系统的中枢所在地,极其柔软而又脆弱,稍有不慎致损,即会带来人体严重的并发症,甚至致死的可能,即使是经验丰富的神经外科医师在处理此类病例时,仍然面临着巨大的风险和挑战,是目前国内外公认的组织学良性、临床呈恶性结果的颅内肿瘤。


  因此,神经外科医师必须在术前充分了解颅咽管瘤及其毗邻的解剖结构,特别是与第三脑室的关系,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虽然国际上众多科学家提出了多种分类,但之后对颅咽管瘤的分型问题逐渐沉寂下来,在该领域沉睡三四十年未再有新进展。


  而这一次,漆松涛和优秀助手潘军、张喜安副教授组成的科研团队,潜心研究十余年,破冰而出。根据肿瘤的病理特点和生长方式,总结分析了目前国际上最大宗病例,提出了可以指导手术入路选择并与预后相关的外科学分型。该课题改变了颅咽管瘤难以根治的治疗观念和现状,提出针对不同分型肿瘤个体化治疗理念,使颅咽管瘤治疗和手术结果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新高度。


  心系天下为良医


  漆松涛出生于江西宜丰。少年时代的漆松涛,正是求知若渴的年龄,却逢“文革”十年动乱,很多书被列为“禁书”遭毁。但爱书如命的他,还是想方设法地从各种渠道弄到书籍,将自己关在家里偷偷地享受。


  “那个时候走路、吃饭、睡觉都是书不离手,特别喜欢读历史。”漆松涛说。在书中,漆松涛找到了自己的人生方向。“我立志学医,哪怕是医专都可以,所以当1978年恢复高考时,高考志愿中10个专业我选了8个医学院校,2个空着未填。”


  功夫不负有心人。那一年,漆松涛以优异成绩考入江西医学院医疗系,选择了神经外科。由于历史原因,我国医学的神经外科远远落后于骨科、肾内科、眼科、普外科等其他学科。“我选择学医是强烈立志的,但选择神经外科却是受惠于恩师的一片苦心。”在江西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实习期间,漆松涛扎实的理论基础、刻苦钻研的学习态度及超强的领悟力引起了当时江西省神经外科权威刘泉开教授的注意,并将他收于门下。


  漆松涛全身心投入到神经外科的科研工作中,他废寝忘食地学习,在他的字典里,全然没有“休息”二字。他自愧的说,自己首先不是一位好父亲,只在孩子念幼儿园的时候去接过他一次;自己更不是一位好丈夫,妻子与自己当年是大学同学,成绩很优秀,为了他,选择进入大学教书,默默撑起了家里的全部重担。但辛勤的付出换来了他出神入化的手术手法。每当有人问他为何能将手术做得如此好时,漆松涛总是轻描淡写地回答:“热爱科研,勤学习,肯钻研。”


  “做科研的人一定是追求完美的,追求完美过程中必然会自然而然去学习,这对我来说是再也正常不过的事情。”他补充道。殊不知,追求完美的背后是他多年的努力。


  “不想放弃,就去找漆松涛吧!”


  1992年,博士毕业的漆松涛分配到南方医科大学(原第一军医大学)南方医院神经外科。为实现少年时期的治病救人的理想,漆松涛又一头扎进学习的海洋。


  2007年,刚刚2岁多的深圳小女孩囡囡(化名)突然出现左侧手脚无力,运动不协调。检查发现右侧脑室内巨大肿瘤,为囊实混合性。先后三次手术仍无法治愈。后经多方打听,仍不愿放弃的囡囡父母带着女儿来到南方医院神经外科。此时,囡囡身体已非常虚弱。经过详细检查,漆松涛同家属商议后果断制定了手术方案。手术异常艰难,既要全切除肿瘤,又要保护好稚嫩的脑组织,他在手术台上足足奋战了近5个小时,术后复查磁共振显示肿瘤全切除,手术成功了。


  就这样,漆松涛在不停地创造着拯救生命于万一的奇迹,而且这样的奇迹太多太多,数不胜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中国神经外科界流行起了这样一句话:“如果您实在不想放弃,就去找漆松涛吧!”


  从事神经外科工作近30年来,在大量的临床实践上,漆松涛逐步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外科视角,在学术方面提出了许多创造性的新思想。


  1998年,漆松涛创首创“雕刻性手术”的外科理念,即沿着肿瘤界面作“雕花镂空”式的切除。在医师的手术技巧达到相当高、对肿瘤的生长行为达到相当认识的情况下,这种方法更能达到全切肿瘤的目的,并且同时给脑组织予恰当充分的保护。


  他还是国内最早提出并实施颅咽管瘤及松果体区肿瘤全切除的专家,是国内外实施颅咽管瘤和松果体区肿瘤手术最多的专家之一。他所领导的医疗小组全切除率达90%以上,治愈率达80%以上,死亡率小于3%,在国际上处于先进行列。


  纳洛酮本是一种麻醉苏醒药,他第一个提出了将纳洛酮移植过来用于脑外伤催醒作用。


  ……


  “精细如发丝,决断如将军”


  作为一名经常“动脑”的主刀医生,漆松涛坦言压力大。压力来自于对生命的尊重。“每个人的生命都是最宝贵的,经不起丝毫马虎与懈怠,每一步都如履薄冰。”


  正因为敬畏生命,漆松涛要求科里医生要“精细如发丝,决断如将军”,这也是他对自己的要求。“脑神经外科手术,犹如在钢丝上行走。稍有不慎,病人就会付出生命。作为一名医生,常常是‘背水一战’的,这更要求医生一定要精细,不慌张,不毛躁,敢于担当。”


  2010年,漆松涛当选为南方医院副院长,他的肩上又多了一副重担。但他说,我还是希望大家依然叫我漆医生或漆教授,我更喜欢这个称呼。“我只在乎当我老了不再工作时,探索出的治疗方法还能影响多少医生救治多少病人。”


  为了实现此愿望,漆松涛一直坚持奋战在神经外科第一线。他是南方医院最忙碌的专家之一,每年在临床一线重大手术量均达250台次以上(不包括外出会诊),是同年龄组专家中手术病例数最多的专家。


  在其带领下,南方医院神经外科已逐步发展成为集医疗、教学、科研三位一体的大型神经外科中心。神经外科从当年的24张床位发展到100多张,年常规手术量达2000台次。能全面系统开展所有神经外科疾病的治疗,尤其是在中枢神经系统各部位的复杂难治性肿瘤,鞍区及松果体区肿瘤,恶性胶质瘤、颅内动脉瘤等的治疗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现有国内最大的神经肿瘤标本库、手术-影像-病理资料库,南方脑胶质瘤中心等多个中心实验室。其颅底中线高危疑难疾病的治疗在国内外有引领作用。


  人物档案


  漆松涛,教授、主任医师、医学博士、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广东省首届名医。现任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副院长、神经外科主任,中华医学会神经外科分会常委,中国计算机辅助外科学会副主委。先后承担国家省部级课题几十余项,以第一作者在SCI发表论文25篇,国家统计源核心期刊上发表学术论文373篇,主编专著2篇,获广东省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军队科技进步二等奖3项、省级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军队科技进步三等奖3项。


  手术技术精湛,是国内显微神经外科技术最全面、最高超的专家。对中枢神经系统各部位(颅脑、脊髓)的复杂难治性肿瘤、脑血管病、颅神经疾病等均具有丰富的治疗经验,其中在颅内动脉瘤、鞍区及松果体区等深部肿瘤的手术治疗方面具有很高的造诣,在国内外神经外科领域有重要发言权。经诊治的恶性胶质瘤患者中有70多例长期存活,是积极手术治疗下配合系统、正规的放、化疗可以大为改观胶质瘤患者的治愈率、控制率的倡导者和实施者,他所带领下的南方医院神经外科已成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神经外科学术和临床培训基地之一。

源链接:epaper.gdkjb.com/html/2014-04/11/content_6_1.htm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一扫”分享


  南方脑科中心(南方医院神经外科)是我国最早(1958年)建立的神经外科专科之一,是广东省重点学科,经过四十余年的发展建设..[详细]

交通指引

南方医院公交站

32 47 56 179 219 232 241 296 833 836 862 862B 126 136 502 503 509 804 804A 804B 夜14 夜24 夜47 公交车到南方医院站下;或者选择560公交车到“157医院站”下,向前走200米。

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0028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