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立新:看淡世间荣华 只为病人情浓

作者:南方医院  2014-11-14 11:39
[摘要]记南方医院肾移植科主任于立新教授

他,成功实施了亚洲首例高龄肝肾联合移植。 
     
  他,成功实施了亚洲首例世界第九例肝胰十二指肠的联合移植。
     
  他,刷新了肝肾联合移植的中国纪录……

他,胆子很大,几乎没有他不敢接的病人。他似乎又很“幸运”,一次又一次冒着风险走上手术台,竟奇迹般地100%成功。

他,被来自广东各地、全国各地、甚至世界各地的许多肾脏病重症患者尊称为“救命恩人”,却一直自视只是尽了医生本分而已。

他,在国内被公认为器官移植领域的权威,一生获奖无数。

一位权威器官移植专家曾这样评价他:

“我们从他的系列研究中就能把中国器官移植医学的发展脉络大致整理出来。”

他就是于立新,这样一位在器官移植界鼎鼎大名的专家,你平时在各种公开场合却一般很难看见他的身影。

“要找于立新,只有去病房。除了开会上课、吃饭睡觉,他几乎都在病房里面忙。”

                                                                 (一)

                        智欲圆而行欲方,胆欲大而心欲小

                            ——孙思邈

2002年9月,广东省科学技术奖答辩会场,广州大厦,台下坐着钟南山院士等专家。

      2000年6月,国家科技进步奖的答辩会场,北京铁道宾馆,台下坐着郭应禄、王正国、黎介寿院士等著名学者。

     2010年,还是国家科技进步奖的答辩会场,北京,台下坐着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协和医院院长赵玉沛等著名专家。

      ……

若干次这样重要奖项的答辩现场,讲台上的于立新与手术台上的于立新一样自信而从容。

 亚洲第一例高龄肝肾联合移植  65岁的郑先生,来自福建。由于长期大量饮酒,肝肾功能逐渐衰竭,腹水多达3万毫升,出现肝昏迷20余次,最长一次大2周之久,对任何刺激都没有反应,像个植物人,家人先后送他去5家医院治疗,仍无好转。医生们都说,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拖时间了。虽然家人已经预备好了后事,但仍不愿意就这样放弃,经人介绍,来到南方医院。于教授给病人进行了全面细致的检查后,决定为患者进行肝肾联合移植手术。这么高龄的肝肾联合移植,亚洲尚无前例。何况患者一般情况极差,很可能下不了手术台。

一些同行的好友劝于教授:“老于,算了,不要自讨苦吃,这个病号年龄这么大,说不行就不行,干嘛冒这个险呢?这可要砸自己的牌子的!”

于教授深知手术的难度和风险,也考虑了手术失败后的闲言碎语,但他觉得,只要病人有1%的希望,医生就应该尽100%的努力,就要敢闯、敢拼、敢做。

术前,同全科人员进行了充分的科学论证,制定了详细的治疗方案。在他的精心治疗和悉心照顾下,这例亚洲最高龄的肝肾联合移植患者安全度过了手术关、排斥关和并发症关,仅仅20几天就康复出院了。学术界震动,邀请他在2002年全国器官移植大会上以、及国际学术会议上作了专题汇报。

世界第九列亚洲首例肝脏、胰腺、十二指肠联合移植  53岁的袁某是广东茂名地区的一位小学副校长,2001年体检时发现自己有糖尿病,血糖长期得不到有效控制,半年后又出现皮肤黄染,被诊断为“肝炎肝硬化”,多方求治后病情仍持续加重。后经人介绍来到我院,经详细检查后确诊为“原发性肝癌肝硬化、胰岛素依赖性糖尿病”。为挽救这位患者,于教授组织多科专家讨论论证,同时查阅了大量的国内外文献资料后,决定为该患者进行通气原为肝脏异位、胰十二指肠联合移植术。

肝脏胰十二指肠联合移植是腹部脏器移植中难度最大的手术,不仅在亚洲无先例,全世界开展例数也屈指可数,而且获得成功的更是凤毛麟角。于教授也深知难度之大,但为了挽救患者生命,他只能全力以赴。在手术组医生、麻醉师及护士的密切配合下,经过10个小时的努力,手术顺利完成。术后经过严密的病情监测和正确治疗,患者恢复顺利,术后不到一个月就痊愈出院了。

世界最高龄肾脏移植 84岁的患者何先生,早年以说书为生,走南闯北是个闲不住的人,没想到活到84岁得了尿毒症,一周要血液透析3次,严重影响了老人和家人的正常生活,于是老人决定接受肾脏移植,这么高龄的病人,没有哪家移植中心敢接受他。

他慕名找到于立新,于教授犯难了。

84岁的患者接受肾脏移植,世界上尚无成功的经验,加上老人血管硬化、心肌缺血,还有轻微的脑栓塞,手术的成功率很低,面对病人的需要,于教授再一次依然决断:做。

术前进行了充分的准备,为患者找到最合适的供肾,请来了技术过硬的麻醉医生、心脏科医生联合攻关,术后一直细心守护在老人的病床前,硬是将这例世上最高龄的肾移植拿下了。老人和子女千恩万谢地出院了。

华南地区首例胰肾联合移植 患者黄先生,从小患糖尿病,胰岛素用量从20单位/天增长到90单位/天,糖尿病病情也进展为糖尿病肾病,双肾功能衰竭,必须接受血液透析治疗,生活极端痛苦,于立新为他完成了胰肾联合移植术。这是华南地区首例成功的胰肾联合移植。

……

随着肾移植科的不断发展与进步,这样的病例已是数不胜数,上至国家领导,下至平民百姓;大至耄耋之年,小至垂髫总角。无不在他的仁心妙术下,成功挽回了生命和健康。

                      

                      (二)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垒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老聃

能让许多重病患者再次感受生命阳光的器官移植,上个世纪70年代才开始在中国实施。而在半个世纪前,当人体的重要器官发生不可逆性病变时,恐怕再高明的医师也无回天之力。而今,作为现代医学前沿学科的器官移植技术,正以前所未有的神奇力量,给无数濒临死亡的病人带来生活的希望。

近十年来,国内器官移植技术发展迅速,肾移植、肝移植、骨髓移植、心脏移植等都得到了长足的发展,有些移植项目已接近国际先进水平。

器官移植由于涉及外科学、内科学、免疫学、血液学、遗传学、药理学等当今最精英的医疗学科,且手术过程需多科室部门乃至社会的密切配合,故衡量一个国家的医学水平,往往多以器官移植的开展和效果作标准。

有人说,于立新很庆幸,总是不停地成功创造奇迹。但,这奇迹并非来自侥幸,而是归功于他那精益求精的医术,得益于他求真、务实的做人态度,得益于他一丝不苟的工作作风。

笔者第一次见到于教授,是在他的办公室,正与科室副主任、护士长商量科里的工作。身材高壮,穿着简朴,说话直爽,有着浓重的河北口音。

“我是个苦孩子出身,也没什么齐秉异赋,靠的只是辛勤努力,能吃苦而已。”

诚然,幼年时期艰苦的农村生活、部队的严格锻炼,让这个北方汉子身上充满了惊人的毅力。

于立新出生在河北省黄骅市一个农民家庭,幼年丧父的他早早就像成年人一样下地干活了。 16岁那年,他正读高一,哥哥应征入伍,全家的重担压在他一人身上,被迫辍学,回家务农。1970年,一直追求上进的他也应征入伍,勤快,能吃苦,爱学习,是连里公认的学习标兵。1972年,如愿考入第一军医大学医疗系学习,实现了多年来上大学夙愿。

他如饥似渴地一头扎进学习的海洋,“我从不和同学们比吃比喝比穿,我只和他们比成绩。”

成绩一直非常优秀的于立新也受到老师们的重视和青睐,毕业后留校于第一军医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为了增加临床经验,他吃在科里,睡在科里,与病人整天“泡”在一起,用他的话说:“每一位病人既是我的朋友,更是我的老师。从他们身上我可以总结出提炼很多教科书上没有的知识,这些往往又是很有用的。知识无止境,多听、多看、多做,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医生,我就得终生积累,终生学习。”

为掌握血管吻合技术,他利用业余时间练习小鼠尾部血管的吻合,在动物所闷热的环境中,一练就是几个月,不知淌了多少汗水,也不记得练坏了多少根显微缝针;为了解决重度尿道下裂、尿道缺损、长段尿道狭窄的再修复问题,他解剖了100多具尸体,饿了,就吃干粮;累了,就在尸检室休息一会儿。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的努力终于有了收获,在全国第一个创造了“虎口部位动静脉内瘘”的手术方法。精确掌握了会阴部的解剖结构,设计出多种皮瓣,解决了重度尿道缺损再修损这一世界性难题。

(三)

在人生的路上,将血一滴一滴地滴过去,以饲别人,虽自觉渐渐瘦弱,也以为快乐。

                                                        ——鲁迅

“医生多一分细心,病人就少一分痛苦,少一分负担。”

这是于立新经常对科里医生一再嘱咐的,也是他多年来的行医准则。

在于立新的心目中,病人永远都是第一位的。多年来,他一直坚持每天查房,早上一次,晚上一次,雷打不动。病人要换敷料了,他要去看看切口长得怎样;病人的化验结果回来了,他要看看各项指标有什么变化;病人要去做B超了,他要跟过去看看B超图像。刚进科里的医生不知道于教授的这些习惯,往往于教授知道的病情,他们还不知道,经常被问得瞠目结舌。

他说,晚上我不去看看病人,都睡不踏实。病人们都说,晚上于教授来看看我们,睡得香。

   2001年,南京学术会议,会议的中心议题是改选中华器官移植学会,对于于教授来说非常重要。他刚到南京时,接到科里打来的电话,说一个肝移植的病人,术后血压不稳,血性引流液很多。病人及家属听说于主任出差了,都很紧张。于教授二话没说,提起行李直奔机场,赶回广州已经是夜里11点多了,他连夜查看病情,并急诊手术,病人得救了,于教授却因一天连续奔波于广州南京之间,再加上近3个小时的手术,累得脸色苍白,虚汗直淌。

2002年9月,正值手术病人的高峰时段,他经常手术到半夜,有一天甚至连续手术到凌晨4点钟,由于极度疲劳,在回家的路上不慎摔倒,右脚蹠骨骨折,所有人都劝他打上石膏,休息几天,可他说什么也不肯,只是用绷带敷了中药将脚裹了一下,继续上班,吃在病房住在病房,一瘸一拐带着医生们查房。由于违反了骨折治疗必须制动这一基本原则,影响了骨折愈合,很长一段时间走路都一瘸一拐。直到现在,一到阴雨天,或运动量稍大,还是会痛得难受。

2002年国庆长假期间,科里住了30多位肾移植手术后的病人,还有一例肝移植术后的病人。当别的医生全家旅游时,他却还像往常一样,按时上班却不能按时下班。

2009年十月份,他连续做了两台手术,站了8个小时,第一台做了4个小时,下来后,感觉到腿很痛,他也没在意,吃了点药继续上第二台,结果造成了严重的静脉栓塞。科里医生护士为他感到心疼,他却还埋怨自己:“年龄大了就是不中用了哦,以前连续做6台,14个小时都没问题呢!”

自从负责南方医院肾移植科以来,于立新就没有一天能按时下班,经常是他爱人在食堂打好了饭,左等右等,食堂的人都走光了,他还是没有来。当问及他的爱人有什么感受时,她说:“他一直都是这样,刚结婚时,有点想不通,他把感情都给了病人,心里哪还装得下我?现在几十年过去了,我们的感情越来越深,时间证明他不仅爱病人,也爱我。所以只要是他的工作,我都会支持。”

他是国内知名专家教授,俗称专家“大腕”,可他却从不对病人摆架子,只要病人需要他,他有求必应。

东莞一位病人,每天下午到都在于教授办公室门口转悠,他觉得很其奇怪,就将叫进来一问,原来是病人家里经济条件差,想找于教授手术,没有熟人引路,总是开不了口。“我不是什么高高在上的名人,我只是一名医生罢了,找我看病,不用找关系。”病人仍半信半疑,直到于教授为他做完了手术,他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深圳的何太太因糖尿病肾病接受了肾移植,她身高不到160cm,体重却将近90kg,又患糖尿病数年,右下肢已失去感觉功能,右后跟长了一个深约2cm的溃疡,发出一种难闻的气味。术后第六天,手术切口感染,裂口长达10cm,感染的是一种厌氧菌,一揭开纱布,整个病房弥漫着恶臭,她的家属均掩鼻而走。而于教授却带着医生,每天给病人检查切口情况,根据切口随时更改治疗方案,一天至少更换两次敷料。不仅如此,为了调动病人积极抗病的信心,他还跟何太太聊天、讲笑话。在他们的精心护理照料下,何太太一扫阴郁的情绪,一个月后,感染控制,切口长好,何太太顺利出院了。出院时她的儿女们说:“我们没有做到的事情,您都替我们做了,没有您,就没有我母亲的今天,叫我们怎么感谢您啊!

为减少肾脏移植病人的开支,他曾让病人住在医院的招待所,他到招待所为病人查体、诊治、完成术前检查等,有了供肾后再立即入院手术。

作为著名的器官移植专家,很多医院都对他抛出了“绣球”。深圳一家公立医院承诺给房给车给司机,年薪六十万,他不愿意去;东莞、番禺很多私立医院请他过去当院长,他毫不动心;某空军医院转制以后请他当副院长兼肾移植科主任,他还是婉然拒绝。

“我哪里都不去,就喜欢呆在南方医院。南方医院培养了我,这里是我的家。熟门熟路的,病人也方便找我。”

 “一个人成功与否,绝对不是以金钱和权位来衡量的。一个医生的成功与否,更不是以这些来衡量的。有多少病人记着你,真心感谢你,把你当亲人、朋友,应该以这个来衡量。”

在他的影响和带领下,科里蔚然成风,无论是医生还是护士,都领悟到了作为医务工作者的使命之真谛,真的做到了“一切以病人为中心”。

作为如此高难度高风险的一个专业,经治疗的病人是不可能100%治愈的,由于个体差异性,有些并发症在所难免。但肾移植科成立至今,每年都拿医院“零投诉”的奖。即便是没有治愈的病人,家属依然会写来浓浓的感谢信。

 “病人和家属们的眼睛都是雪亮的,你拿真心对他们,他们必然也用真心对待你。你做的一切努力,他们都看得见,感受得到。”

 

专家简历:

于立新,南方医院器官移植科主任、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中央保健局特聘专家。任全国肾移植专业组组长、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学会常委、广东省器官移植学会主任委员、中国透析移植学会委员、广东省泌尿外科学会委员,中华外科杂志、中华泌尿外科杂志、中华器官移植杂志、中国临床解剖杂志等编委,肾脏病与透析肾移植杂志等常务编委,广东医学、山东医学杂志、南方医科大学学报等编委。

从事器官移植临床及科研、教学工作30余年,器官移植领域理论基础扎实,外科手术技能精湛,为全国器官移植领域享有盛名的专家。对泌尿外科、器官移植疾病的诊治有丰富的临床经验。熟练掌握了肾脏、肝脏、胰腺及多器官联合移植的手术技巧和术后管理方法。

在肾脏、肝脏、胰腺及腹部多器官联合移植等领域的研究达国际先进水平,技术精湛,对于器官移植术前组织配型、手术操作及术后患者的管理方面具有很深的造诣。同时对泌尿外科肾肿瘤、肾结石、前列腺疾病、严重的尿道下裂、尿道缺损等有较高的医治水平。

任职以来与同事合作共完成同种异体肾移植手术3800余例,成功率98%,最长存活25年;亲属活体肾移植50例;肝移植50例。完成亚洲首例、世界第九例肝胰十二指肠联合移植手术及首例亚洲最高龄肝肾联合移植手术、在华南地区首先完成胰肾十二指肠联合移植手术,共6例,均获得成功,最长存活8年,受到国际移植专家高度评价。

个人先后荣立二等功2次、三等功3次;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2次,广东省科技进步一等奖3次,教育部科技成果二等奖1项,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军队医疗成果二等奖2项;荣获广东省名医(2002年)、获丁颖科技奖(2006年),获中国医师奖(2006年);曾多次被评为校级优秀党员及党务工作者、总后勤部优秀党员及军人代表,荣获学校九五科技之星,白求恩先进个人、四热爱先进个人、优秀科技工作者等。连续4年被评为优秀科主任,连续十余年院年度发表论文前10名。

任现职以来以第一作者发表学术论文200余篇,主编出版专著2部、参编5部,主持研究6项省级、军队重点课题基金,8项国家、省级自然科学基金。多年来共培养研究生近百名,其中6人获南粤优秀研究生一等奖,获广东省外科学精品教学一等奖。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一扫”分享


  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器官移植科位于医院新落成的消化大楼10楼,病区正对风景秀丽的白云山东麓,风景优美,病房宽敞整洁,设备先进..[详细]

交通指引

南方医院公交站

32 47 56 179 219 232 241 296 833 836 862 862B 126 136 502 503 509 804 804A 804B 夜14 夜24 夜47 公交车到南方医院站下;或者选择560公交车到“157医院站”下,向前走200米。

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0028号

.